冠亚rb88

“Peregrine 外来”的定义

天下生肖网 40 0

译者:小猫琥珀

“Peregrine 外来”的定义-第1张图片-天下生肖网

小猫琥珀注明:Peregrine,中文翻译有“浮游”“游走”“外来”。本文采用“外来”这个翻译版本。

一些现代占星书籍将外来行星描绘成为缺乏必然的尊贵或者无力,并且将外来状况表现意味为一种中立姿态,缺乏了必然尊贵的优势与必然比例的弱势之间的价值。它不正确的定义了一种情况,那就是传统的倾向于表达为一种无力,而这是由于缺乏必然的尊贵。较早的资料则很清晰,当一个外来的行星不再尊贵,并且位于其陷落的星座中,那么它在承受着额外等级的必然无力。甚至没有更多额外的无力,一个外来行星是并不是中庸的意思,其象征的意义可以认为是“弱到更弱”的范围。目前这个模棱两可的概念,正好给大家一个可以理清概念,追根溯源的好机会,看一下传统概念是如何高度形象的来描绘这个概念的。

自中世纪早期以来,拉丁语PEREGRIN被用来描述为,一个经过陌生领域的人。这个词语包含了一个拉丁语句的组合,也就这样一个情况,(一个人)远离其自己(国家或者个人)的领土,在之外的地方旅行。“外来”作为形容词,在古时的一般应用,被用来描绘为陌生人,朝圣者,旅游者,或者那些游历在他们无资格得到的地方,在那里,他们没有合法的特权,同时,他们也没有效忠于那些地方。合法权利与归属感之外的感觉,嵌入到了这个占星术语中,将行星描绘成一个处于贫穷的地位,由于位于其主宰,耀升,三分,界面之外的位置,它无法索求道任何必然的尊贵。

作为拉丁词语,其占星使用的历史证据可以追溯至希腊与阿拉伯资料的拉丁语翻译中去,这些资料开始风靡于十二世纪。其使用占星中的最早上可,目前已无可考证,但是,在中世纪由拉丁语翻译的很多九世纪阿拉伯人的作品,比如Sahl,Mashaallah以及Umar,“外来”这个词已经出现了。在某个无名氏翻译的拉丁语版本的Sahl的INTRODUCTION里有这样一个案例(这个资料自十二世纪开始就已有拉丁语版本),里面认为行星无力的几个方式:

“8,如果行星落入星座,它并没有任何证据,即,一些尊贵:也就是说,它不处于自己守护或者耀升的位置,也非三分性等等,那么便是“外来”,太阳随后....”

在这个情况下,Sahl的资料显示了如何定义一颗行星外来,即,落在自己非庙旺,三分性的地方,但是对于其界或者面,则并不肯定(因为资料里并没有提及到这些而用了“等等”)。早期的翻译家采用了很多同时代的词语来表达资料里的内容,并非以严格定义为目标来翻译这些后来被奉为传统技术的资料。因此首先,这个术语可能已经被很宽松的使用了,也就是说,行星位于其守护位置或者其他必然尊贵的位置之外,而这些位置则为被认为是其相关的尊贵的地方。有时,行星被描述为“在其守护星座之外为外来”,大家可以从其他的引用中发现,对于面界这些具有较弱的尊贵性的内容,编辑是鲜少提及的,偶尔才会包含在编辑的资料中。

世界早期应用于卜卦占星的时候,有这么一个有意思的例子,据说是Mashallah所著的一篇短小的论文“De Cogitatione”,它涉及到“预期的关注”的这样一个占星学的解决方法。文章提出了,土星作为福点的定位星,将其描绘为“落于狮子座,外来”。此外,也证明了落入陷落星座为外来状态的一种认证,这篇文章也非常有趣的进行一番争论,是关于三分主星在尊贵方面是否可以被认可。(文章的观点是认为他们不应该被认可)。

事实证明传统学术的权威性保持了彼此的独立性,以土星落入白羊为例,这是其落陷的位置,在形式定义里这说明它属于外来,其他的一些例子,包括Schoener的Opera Mathematica(1561;canon24):

“一些行星是否属于外来或者野生的:一个行星被认为是外来,是当他不再他的任何必然尊贵的地方:当土星位于白羊六度,是没有任何必然尊贵的,因此,他是外来的。”

“Peregrine 外来”的定义-第2张图片-天下生肖网

在John Searl的Ephemer is for Nine Years Inclusive, from 1609-1617中,可以再次注意到:

“外来,是当一颗行星被发现落入非必然尊贵之处:例如土星落入白羊六度。

并且William lilly的基督占星(1647)p.112:

那么一颗行星被认为是外来,是当他位于其必然尊贵之外任何星座的任何度数,如土星位于白羊十度,那个星座并非他的庙旺,或者其三分性,也非他的任何界面读书,那么他被认为是外来;(然而)如果他落入白羊座的27,28度,那么他则并非处于外来状态,因为他已经位于其自己的界度。

探索一下这个词在占星中的应用,相当数目的历史著作提供了一个清晰的论证,外来状态的定义是仅仅关于缺乏必然的尊贵的意思。那么,现在占星师又为何会断章取义,混淆此概念呢?

误解的源头出现于法国占星师Jean Morin的Astrologis Gallica(1661)的出版,文中揭示了一个不同于必然尊贵概念的始点,由于Morin倾向于将占星学测试为一种星体观察的科学,而并不是包含了部分主观推理的一种哲学。也许因为Morin并不是真的对这种符号语言感兴趣,他对行星提出了一个令人误解的描绘:“普通状况则为外来”。

这句话本身,是Morin的相似引用,可以使人认为一颗行星可以是必然的尊贵,或者外来,或者必然的无力,但是任何两种情况不能同时存在的。然而,尽管在Morin的文章里,大家可以看到并不是这样的情况,因为他也包括了一个(相当空洞)定义,指出这个术语包含两种运用:一个是行星没有无力,另一个就是行星无力。

“并且注意每颗行星,他们落入自己守护,耀升或者三分之外的地方,大家可以称之为外来:因此有两种情况可以被称为外来:一个情况是必然的尊贵之外的地方,比如太阳落入摩羯座,但是如何搭配了必然的无力,那么太阳若落在水瓶,那么就是更糟糕的情况了。”

正如Morin突然意识到,他在其慢慢编著的书籍中其他部分,做出了误导性的注释,并且力图总结一个定义,然而作用很小,并且使其对此属于的定义更加的矛盾。不管是什么情况,Morin的最本意的定义应该是这样的:一颗外来的行星是位于缺乏必然尊贵之地,至于位于必然的无力之处,可以算是外来,也可以不算。这个观点把大家带回了更老的权威著作,其更优美,也无如此困惑,并且更加简练。

拉丁语版本的Sahl(Zael)的Quinquaginta precepta"Fifty Principles"对于外来的描述。

C.26:当凶星落入某个星座中,他们是/不是外来。

如果凶星位于外来星座,那么,他们既不在自己的守护星座,也非耀升星座,也非三分性星座,他们的凶性将提升,阻碍里会增强;如果他们位于有利星座,凶性会被抑制,同样阻碍里也会减弱。

C.28:吉星处于/不处于外来

如果吉星位于星座并不有利,他们的吉性与优势会减弱。同样,如果他们位于的星座有利,即,庙旺三分或者界度,他们的吉性会上升与提高,并且优势也会扩大。

C.41:外来行星

当一颗行星处于外来状态,也就是说他没有处于任何庙旺,面度,如果他没有处于庙旺,并且他顺行并且位于较上升很好的位置,或者是中天或者是十一宫,那么都会不错,它的属性与能力将会变得很圆滑(原文为its mind and nature will be crafty)。

*如果外来的行星处于偶然的尊贵,那么他会体现出一种机智的反应以维持生存。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